高德地圖輸入“久安古茶園”導航后才發現,這片距今千年的茶園離我所住的貴陽市觀山湖區只有12.5公里,是一個非常容易抵達的目的地。

  千年的茶山,世代繁衍的人們,在時間的長河中是如何相互成就的?這樣一個突發奇想的念頭,促使我要在周末去窺探一番。

久安鄉九龍山茶場久安鄉九龍山茶場

  在蜿蜒的鄉道上行駛,一路上坡下坡,會車讓車,穿過不知名的小村,這片青翠的茶山便從眼前飄逸出來。

  久安古茶園的門欄矗立在鄉道邊,順著柏油路往里走,道路的一旁是茶山,另一邊是白色墻面的民居。小村子安靜又整潔。

  我正尋找著古茶園的去處,一個小伙子挎背著竹簍從身邊走過。我向他問路,他很靦腆地說,“就在前面,轉個彎就到了。”

李凱陽正在采茶李凱陽正在采茶

  小伙子叫李凱陽,是貴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大二學生。由于學校還沒有開學,這幾天他都要幫著家里采茶。我們邊走邊聊,轉一個彎,就到了古茶園。

  從一條周圍布滿茶樹的小路穿進去,古茶園豁然呈現在眼前,不少當地農戶在茶園里忙碌著,凱陽的父親也是其中之一。

  “這一株到那邊,這一片都是我家的茶樹。”凱陽的父親告訴我,古茶樹上采摘的生茶大概200元一斤,制成的熟茶2000元一斤,貴茶公司收購加工后可以賣到20000元一斤,而當地幾乎所有的村民都有制茶、喝茶的傳統。

在古茶園體驗采茶的城里人在古茶園體驗采茶的城里人

  和很多年輕人一樣,李凱陽對茶并沒有那么熱衷,盡管他采茶的動作很嫻熟。“村里的人都喜歡喝茶吧?”我問他。“也沒有吧,我就不是很喜歡喝茶。”凱陽依舊很靦腆。

  “喲!你不喜歡茶?”旁邊一位正在看凱陽采茶的村民打趣道。“確實沒有那么喜歡。”凱陽反駁道。

  一問一答之間,凱陽已經采摘了很多茶葉。在凱陽的指引下,我前往被稱作茶王的茶樹前一探究竟。

  茶王茶樹前立著“茶王”的碑,顯示出王者風范。

何大哥的妻子向記者介紹茶王茶樹何大哥的妻子向記者介紹茶王茶樹

  正在采茶的村民何大哥告訴我,這一片茶樹是他家的,而茶王距今有2000年以上的歷史。(一說為1000年以上)

  “古茶樹的茶口感比普通茶樹好,可以多泡幾道。” 何大哥說,他今年已經60多歲了,可能因為愛喝茶,感覺比同齡人精神狀態更好。

  在一旁的何大哥的妻子也在忙碌著。一邊采摘一邊對我說,“其實我們自己吃茶,都不喜歡吃嫩的,這種不經泡,味道不醇厚。”

  “你喜歡喝茶嗎?”我問她,“喜歡,整個村的人都喜歡喝茶,我們用茶來泡飯、煮飯。”何大哥的妻子很自豪地說,“他(何大哥)的老爹現在都91歲了,最近每天都在開車送茶葉,身體很好。都是因為愛喝茶。”

  “其實你看著也很年輕啊。”我對她說,她突然捂著嘴笑起來,“現在不行咯,每天采茶都沒打扮,你不要拍(攝)我噢。”

  “茶王”不遠處傳來歡笑聲,走近一看原來是一群大人和小孩正在采茶。他們是來自貴陽一所學校的師生,正在進行趣味采茶活動。

正在古茶園里采茶的小朋友正在古茶園里采茶的小朋友

  面對鏡頭,一位小男孩抱著小竹籃,不停賣萌,向我展示他的采茶成果。

  “你愛喝茶嗎?”我問他。“我喜歡有水果的那種茶。”他口中的“綠茶莓莓”我想可能就是現代飲料,勉強也屬于茶吧。

  突然覺得此刻的古茶園很奇妙。老中青三代人,在一個共同的空間里,續寫著古老茶樹的故事。

  時光不負惜茶人。在時光的長河中,茶與人,或許就是這樣相互成就著、茁壯著。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許邵庭